首页 > 历史

毛主席的这一推演预测之准,犹如战后复盘_历史
2021-08-28 16:52:57

1937年7月全面抗战爆发后,在短短的几个月内,北平、天津、太原、上海、南京等大城市相继陷落,日本侵略军长驱直入,国民党军所有的德械装备师团几乎被全歼,国内“亡国论”甚嚣尘上。

但随着八路军一一五师在平型关伏击敌中取得大捷,国人抗日士气为之一振。特别徐州会战中李宗仁率部毙敌一万多人的捷报传来,以蒋介石为代表的一些人被胜利冲昏了头脑,一反过去的悲观情绪,“速胜论”又大有市场。

 

1938年5月26日至6月3日,毛主席用了近10天的时间,在延安抗日战争研究会上,讲演了《论持久战》的基本内容。

当时,连在理论上好挑别人“毛病”的王明,也不得不说毛主席的《论持久战》水平高。

《论持久战》最早发表于1938年7月1日《解放》第四十三、四十四期合刊,很快就有了单行本,接着又有了各种外语的译本。

 

时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副部长的周恩来,读过《论持久战》单行本后,立即撰写社论送到我党在武汉公开出版的《新华日报》上发表,并在武汉各界做了许多场关于《论持久战》的报告,场场听众爆满。

周恩来送了国民党军副总参谋长白崇禧一本《论持久战》,白崇禧阅后赞不绝口,亲自安排印发《论持久战》,供桂系军队师以上干部阅读。

蒋介石对毛主席的这本《论持久战》也高度重视,他在阅读时还做了不少眉批。

国民党第7集团军总司令傅作义,在读了《论持久战》后,感到抗战中的许多重大问题都在这本书里找到了明确答案,并亲自安排,让所部的各级军官们都认真阅读。

国民党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卫立煌、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政治部部长陈诚、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冯玉祥都高度评价了《论持久战》。冯玉祥还自费印了3000册《论持久战》,让更多的人读之。

1940年,山东平邑县的一位年过七旬的孟姓晚清举人读了《论持久战》后,惊喜地说:“咱们中国又出圣人了,咱们不会亡国了。”

开国上将王震将军后来回忆说:“我们这些在抗日战场上直接参加战斗的人,在战斗的间隙,土炕油灯,如饥似渴,欣然阅读,倍受鼓舞。一部光辉的《论持久战》,鼓舞和指引我们夺取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。”敌后抗日根据地纷纷掀起学习《论持久战》的热潮,很多八路军、新四军前线将士及后方的地下工作者,正是通过传阅《论持久战》,了解抗日战争的战略方针和方向,并坚定抗日信心的。

毛主席的《论持久战》为何具有如此魅力?

当时有持久战认识的人,应该不在少数。但毛主席是第一个把将其系统化、理论化并实用化的人。拿研究课题来说,别人是提出一个猜想或概念,毛主席却是将其做成了可操作的详尽成果。拿具体经营来说,别人只是给出一个方向,毛主席不仅给出方向还给出了路线图和具体策略。

《论持久战》全文5万余字,深刻分析了中日双方相互矛盾着的四个基本特点(即敌强我弱、敌小我大、敌退步我进步、敌寡助我多助),彻底批驳了“亡国论”“速胜论”等错误论断,指出中国人民经过长期抗战取得最后胜利的客观依据,并科学地预见抗日战争将经过战略防御、战略相持、战略反攻3个阶段,做出了中国不会灭亡,也不能速胜,只要经过艰苦、持久的抗战,最后的胜利一定是属于中国的结论。

《论持久战》强调“兵民是胜利之本”,指出抗日战争胜利的唯一正确道路是充分动员和依靠群众,实行人民战争。

《论持久战》既有很强的理论性,又有很强的可行性。在这里,毛主席把道理掰开了揉碎了,把自己最深刻的思想用最浅显的文字表达出来,让稍微有点文化的人都能看得懂,甚至说给文盲,他们也大概知道是什么意思。

事实证明抗日战争就是沿着这一思路进行的。

很多人看《论持久战》时,还以为是日本投降后写的呢。回头看写作时间,竟然是1938年,震惊了!整篇文章就是对抗日战争的一次沙盘推演,其预测之准,犹如抗战结束后的复盘。

用如今的网络语言来说,《论持久战》得跪着读。这是千古第一阳谋,比推恩令都阳。由于是公开发表,日本人也能看到这部著作。但毛主席在文中明明白白地告诉日本人:你未来要干什么,我都预测到了,包括我要做什么应对,我都大大方方告诉你。无论你信与不信都没关系,你一定也必定按照我的剧本走。不远处就是悬崖,无论你愿不愿意,都得自己跳下去。

《论持久战》的高明,连对手也为之折服。

旧日军大本营参谋陆军中佐山崎重三郎说:“毛泽东的抗日游击战,堪称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、质量最高的游击战。它是一种全民总动员的攻势战略,把百万帝国陆军弄得团团转……在中国打败了日本人。”

东京大学教授近藤邦康公开宣称:“我很佩服《论持久战》。日本被中国打败是当然的,这样的以哲学为基础的宏远战略眼光,日本没有。”(刘继兴)



Copyright (c)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
声明:依据国家《互联网管理规定》,本网站禁止发布任何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、法规的内容
如涉及版权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!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